本文為with 雨點 共同創作的接龍小說

相葉雅紀生日賀文-櫻井翔生日賀文

J禁、BL有,現實設定

主 櫻相

微H
請慎入


2.

  在醫院當然不可能真的做到最後,更何況對方還是病人。可是那種瘋狂的吻,讓人徹底的回到了佛洛依德所謂的口腔期,彷彿永遠無法饜足般停不下來。吻、天 昏地暗的吻,幾乎要弄痛了對方的程度也還不能滿足。以從來沒有過的速度鼓動的心臟,契合得驚人的唇,所有的所有,都讓他不能遺忘、無法放下。
  一直到護士來敲門,他們才依依不捨的分開。若不是接下來還有工作,他甚至不能肯定在護士離開之後,他還會做些什麼。

  開車去工作的路上,也只是反反覆覆胡思亂想著。連紅燈轉綠燈都忘了踩油門,而被後面的車子狂按了好幾聲喇叭。
  今晨相葉那句話的涵義,突來其來的衝動,一切的一切全都不在他的預期之中,他無法預測相葉的出現會為自己的人生帶來什麼樣的變化,午夜猛然奏起的插曲,勢必要聆聽到最後才能明瞭其中玄機。

  帶著他飛…,我該以什麼樣的身分,承擔相葉寄予的期望?

  輕輕撫摸著自己的唇,那種柔軟的觸感,好像還在……


  「櫻井翔!你這個混蛋!」

  從思緒中回過神來是橫山凶神惡煞地向自己破口大罵的時候。
  「居然就這樣把車開走,讓我三更半夜在大街上吹冷風!」
  「抱歉,一時顧不了那麼多。」櫻井誠實地道了歉,當下事態緊急,確實是開了車就往醫院去,又不放心相葉而走不開身,只是草草地留了言給橫山了事。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橫山叼著菸,意味深長地瞥了櫻井一眼。
  「送一個被砍傷的人到醫院,就在昨天那家店的門口。」揉了揉額間,櫻井有些睏地說著。
  「所以…一整晚都在醫院?」伸手指了指眼窩處,意示櫻井徹夜未眠之下的面容疲憊。
  「嗯…總覺得不放心。」無論如何,相葉在昏過去之前那種無助的眼神,回想起來還是會為之一驚。
  「喔…看樣子應該是個美女吧!」打了個響指,橫山笑得賊頭賊腦。
  「你在想什麼啊!!」櫻井翻了個白眼,對於這種不正經的態度他是徹底的沒輒。
  彷彿找到樂子一般,橫山不停地重覆著,「太大意了啊~櫻井君!一臉就是想要人家以身相許的表情吶!」
  「別鬧了!」櫻井忍無可忍地瞪了一眼,「與其在這裡拿我尋開心,不如趕快幫忙調查一下兇手吧!」
  那個龍蛇雜處的區域,案子實在是不好辦啊,偏偏現下是不得不插手了。
  「刀傷嗎…?怎麼想、都覺得有點微妙呢…。」橫山看了同伴一眼,有意無意地喃喃自語著。
 
***
 
  幾天後的現在,站在自家大門前,櫻井只覺得自己暈淘淘地;他正牽著相葉的手,一個認識沒幾天,只知道名字的人。
  然而櫻井卻完全無法抑止想要與相葉更進一步走下去的欲望,如同千年以前柏拉圖的預言,他注定要尋找個能夠契合的對象,並且在那瞬時墜入情網。

  一個小時之前,櫻井為相葉辦好退院手續,回到病房。
   相葉正坐在床沿望著窗外發楞,午後的暖陽晒在他褐色的髮上閃閃亮亮,像個純淨的自然體,一切的紛亂都與他扯不上關係一般。
  「翔君…」聽到櫻井的腳步聲,相葉軟軟地開了口,但目線卻依舊停佇在窗外,「你要走了嗎?」
  他明明只是清清淡淡地問了句話,櫻井卻覺得自己的心被一隻無形的手狠狠揉著。他知道,就這樣放手的話,相葉便會不帶走一絲塵埃的從自己的人生中退場。
  那是種直覺,他以往從未在意過的強烈直感。
  櫻井一個箭步站到窗前,擋去了相葉所有的視線,相葉抬著臉滿是疑惑,那種眉眼之間透露出的細微哀傷,又堅定了他的決心。
  「我不會走的。」

  於是,成就了此刻的情景。

  相葉看著櫻井把剛剛在超市購買的日用品放在門邊,伸手打開大門,一切流暢得如同日常生活一景,然而相葉卻頓足了,「這樣真的好嗎?」
  「什麼好不好的?」櫻井笑著把相葉推入玄關,順手帶上了門。  
   相葉有些不安地東張西望這個對他來說全然陌生的環境。明明是單身男子的公寓,卻意外地十分整齊,也沒看見什麼黃色書刊。他脫下鞋子,正打算走上玄關卻絆了一下。「啊…」
  「小心!」
  櫻井丟下手中的東西,用手護住了相葉。兩個人一起摔到了木質地板上,成了櫻井在下,相葉在上這樣的姿勢。「對不起、我老是這麼粗心的……」相葉急急忙忙地撐起手臂想要起來,卻先聽見了櫻井的笑聲。
  「相葉你啊……」櫻井笑得整個胸膛都在震動。「真的是很可愛呢……」
  「什麼可愛不可愛的……」相葉有些困窘地掙扎著起身,卻又因為突然停在自己唇上的手指而停下了動作。
  「吶……我可以吻你嗎?相葉……」
  看著翔的漆黑的眼,相葉一時說不出話來。但隨即他狡黠地微笑起來。「如果你叫我雅紀的話囉。」
  「那麼……雅紀,我可以吻你嗎?」
  兩個人互相凝視著,空氣彷彿都停頓在這一刻。終於他低下頭,嘆息般的語調無限美好。
  「翔君…你對我,真的是太過溫柔了吶。」
  溫熱的氣息吐在櫻井的鼻翼、耳際,相葉的臉貼近到長長的眼睫會輕劃上臉頰的程度,櫻井的腦海裡突然出現日前橫山無意的揶揄──以身相許。
  「其實…弄壞我也沒關係的…」輕飄飄的語尾氣音淹沒在櫻井襲來的唇吻之中。

   為何兩個人之間會有這麼美好的吻呢?昏昏沈沈之間,相葉忽然覺得就這樣遺忘掉所有,躲在這個小天地,只與這個人糾纏一生也好……

  相葉的聲音低低軟軟,在櫻井的吻順著他的輪廓移到頸側時忍不住吐出顫語,「翔君…」微微仰首,讓櫻井埋入他美好的鎖骨之間,修長的指在櫻井的髮間游移。
  順從地撐起身讓櫻井褪去自己的衣物,櫻井的指尖是滾燙地,劃過肌膚時彷彿烈火灼燒過一般,在這樣的隆冬裡,竟絲毫不覺寒冷。

  這是否也是,墮落的一種。

   櫻井專注地望著跪坐在眼前的人,潔白細瘦的胴體沒有一點瑕疵,除了從左肩劃下的那道長長的刀傷。明明是相葉身上的傷,卻讓櫻井覺得看到的一瞬間,好像在 自己心臟劃下一道細痕一般的痛;他小心翼翼地,害怕弄傷稀世珍寶似的,將唇貼上相葉的後頸,手掌在傷口附近的肌膚上來回,「痛嗎?」
  「不…不痛了。」相葉側臉答道,反手握住櫻井的掌,十指交纏,然後將手貼在自己的左胸,心臟跳動著的地方,「多虧有翔君你…。」
  「我會、保護你的。」魔法般的言語,帶著承諾意味地,櫻井堅定地反覆著這單純美好的辭彙,「一定、會保護你的。」
  也許是突如其來的告白令人些許錯愕,相葉的肩頭輕顫,他沒有回頭,櫻井無法得知當下相葉是什麼樣的表情。
  但相葉隨即低聲開口,彷彿一種邀請,「抱我…翔君…」聲線有些沙啞,飽含情慾。
  執起緊握的手,貼上自己微啟的唇,讓櫻井感覺那微弱的氣音反覆,「…抱我。」
  那種從神經末梢傳達而來的刺激是無人知曉的,櫻井得到了應許似的加快了步調,從相葉的身後分開他的雙腿。任何一個動作都能讓相葉敏感地輕顫,他突然有些無力地屈身在櫻井眼下,嬌弱而妖嬈的色彩在相葉的身邊徹底綻開。
   相葉不安扭動的樣子成了種催發劑,催促著櫻井向他的深處探去,他咬著下唇阻止自己發出聲音,櫻井任何一個細微的碰觸卻都能令他發出細聲輕喘,反反覆覆之下,相葉感覺到自己的眼前一片模糊,理智之類的東西早已所剩無幾。
  「翔…翔…」斷斷續續的語句,不成聲調,彷彿整個靈魂都陷入一場迷離。

   櫻井看著相葉緊繃而蜷曲的十指,不時地輕吻住他突起的肩胛骨,以及頸間滲出薄汗。相葉的美好令人吃驚,沒有一個女人能讓櫻井像面對他一樣的沉迷其中,有一種不可知的神秘感,彷彿下一刻就能看見完全不同的他。
  相葉如同一頭幼獸般的伏在地上,順從地跟隨著櫻井的律動,身體接觸的黏膩彷彿影響了他,每個從喉頭深處吐出的聲音都是黏膩媚惑的,他徹底地引起了櫻井的瘋狂因子在他的體內肆虐,也許毀壞帶來的快感往往勝過於那些柔情纏綿。
  甜美的愛情令人神迷,卻訴諸於原始的展現,櫻井在相葉營造出的絕美滋味裡不斷的釋放著自己的欲望,反覆交纏,低聲喚著相葉的名字,側臉尋找他的唇瓣,在看見相葉眼眶裡滿是激情的水光時會感覺到更多想狠狠吻他的慾望;他在他的屋裡悄悄的栽下了,屬於兩個人的惡之花。




啊哈哈……
H不是我寫的(煙)

對不起我寫的雅紀好像都太可愛了……(思)
是不是應該豔一點啊XD?
因為那個什麼叫雨點的一直寫的很色啊……(毆)

總之不愧是生日賀文,前面都好HIGH啊(笑)
請大家期待後面的大魔頭出場吧XDDD
創作者介紹

さまざまな愛

lonn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點
  • 不要破壞我的名聲

    也不想想是誰唆使的!!
    下次廚房(?)你給我乖乖自己寫!!(怒)
  • =w=……
    俗話說的好,一個巴掌拍不響啊(毆)
    廚房是什麼?我怎麼沒有印象了XDDD

    lonns 於 2007/12/25 03: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