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師Reborn同人
BL有 慎入  他揮開煙霧,過重的煙硝味讓他皺起了眉頭。視線所及沒有生還者,腳下踩著的不知道是誰的屍塊,敵人或是友軍在此刻已看不出差別。不耐煩的直接用拐子擊碎牆壁,目的物沒有找到的現在他只想趕快回家洗個澡。
  黑手黨的任務總而言之就是犯罪二字。即使是號稱最仁慈的彭哥列十代目,該下手的時候也不曾手軟。他們始終不是在做慈善事業,利益兩字比什麼都重要。即使他並不認為自己是黑手黨,但他享受戰鬥也享受殺戮,所以樂於接下來自彭哥列的任務。尤其是跟戒指與匣子有關的情報,更能讓他非常愉快。
  但今天或許是個例外。
  為了殲滅某新興組織,他闖入對方總部,打算將對方的戒指與匣子搜刮一空後一把火燒光所有東西。然而現在的情況卻是,他一枚戒指一個匣子都沒有找到,火也不是他放的。在他進入總部卻發現防守意外薄弱時便覺得有些不妙,果然在他更往內深入的時候,對方便引發爆炸打算玉石俱焚。而且,看來下層階級的人並不知道。冷笑了一下,想著這不知道是哪個膽小的高層想出的計策,若以為這樣就能毀掉彭哥列的雲之守護者那未免也太天真了。雖然多少折損了一點部下,但他自己倒是毫髮無傷。
  只是結果既沒有享受到戰鬥的快感也沒有找到想要的東西,浪費了時間也搞壞了他的心情。
  洩憤似的一邊破壞建築物一邊前進,卻意外的發現了有趣的東西。那是在一片混亂中乾淨得超乎尋常的房間。他走進房間中間,環顧四周,憑著某種本能走近書櫃,拐子一敲,隱藏的通道就被打開了。
  「哇喔……」
  看來這邊才是他們真正想保護的東西,前面的所作所為都只是為了引開他的注意。心情愉快的走入通道,往下走了一陣子,他判斷這應該是逃走用的緊急出口。現在追上去應該來得及吧。加快了腳步,通道跟著逐漸開闊,在他走出去的瞬間竟然來到的是靠海的沙灘。
  愣了一下,海水的鹹味撲面而來,南義大利的天空與海面藍得不可思議,一瞬間讓他覺得十分刺眼。本想繼續往前走,但他敏銳過人的耳朵早已聽到裝了消音器的槍聲。輕鬆的向旁邊一躲,他已經捕捉到往他開槍的身影。迅速逼近對方,拐子一揮卻沒有擊中。往下一看,一個男孩子正跌了個狗吃屎。
  這熟悉的模式不知為何讓他放慢了動作。那孩子笨拙的爬起身,轉身舉著槍對著他。明明雙手害怕得都在顫抖了,眼神卻堅定得莫名其妙。是的,莫名其妙。那種他一直無法理解的,屬於那個人的眼神。
  他想起事前在資料上讀到的,這個家族年輕的繼承人就是這孩子嗎?有著跟那個人相似的金髮與讓人不耐的笨拙。他嘲諷的笑了笑,難道這年頭流行讓這種孩子繼承嗎?如此的弱小無力。
  他伸手握住對方的槍身,輕而易舉的奪下後隨意扔在旁邊的地上。他揪住對方的領子,遊戲似的將整個人往上提。
  「你舉槍的理由是什麼?你想殺我嗎?」
  「我要保護我的家族!」
  孩子一邊掙扎一邊倔強的看著他,說著這個他早已聽膩的句子。
  呆了一下,其實他早知道隱藏在這種軟弱之後的強大。他無數次看著討厭爭鬥的那個人渾身浴血的走出火拚現場向他苦笑。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那個人內心的軟弱,每次每次都被那種哭泣似的眼神凝視著,卻又從來不肯真正流淚。
  孩子毫無畏懼的與他四目相對,他一瞬間竟有一種無計可施的怒氣。
  「少爺!」
  有其他人的聲音從海面上傳來,轉頭一看,應該是來接應這孩子的其他部下。聽到聲音的那孩子忽然不知道從哪來的力氣,從他手上掙脫往海邊跑去。
  他低頭看著被他丟在腳邊的槍,他知道他只要將槍拾起,食指一扣任務就結束了。
  輕鬆,簡單,毫不費力的……

  *

  伸手推開那個人辦公室的門,才剛走進去對方就開心的從桌子後面站起來往他這邊跑過來。
  「恭彌!怎麼想到會來──」
  話音剛落,人也正面著地的摔了個大跤。這個能在什麼都沒有的平地上跌倒的特技還真的是難以學會。他蹲下來,伸手把玩他的金髮。
  「恭彌?」
  對方有些意外的側頭由下往上看著他,他只是淡淡微笑。
  「突然很想看看你的臉就過來了。」
  「恭彌──」
  看著對方一臉沒想到你也會說這種話我好感動啊的黏過來,他難得沒有反抗的任由對方一把抱住。
  「唔啊恭彌身上的煙硝味好重啊……剛出完任務?」
  他略微低頭將臉埋在對方胸膛裡,聲音有些懶懶的。
  「嗯……我在任務中遇見一個跟你很像的孩子喔。」
  「跟我很像?」
  「嗯,讓人不由自主的生氣的地方很像。」
  「你的意思是我老是讓你很生氣嗎……」
  「嗯。」
  「喂喂也不要回答的這麼快嘛。然後呢?」

  「我殺了他。」

  空氣凝結了一瞬,一片安靜中他感覺到自己被擁得更緊。
  「恭彌……?」
  他閉上了雙眼,沈默了一陣子最後輕輕嘆了口氣。
  「我應該要殺了他的……」

  那時候他舉起了槍,瞄準了那孩子正打算扣扳機,那些部下們卻衝到他面前想為那孩子擋子彈。可是那孩子回頭了,一邊喊著不可以一邊跑到最前面。
  真是太傻太蠢了。
  然而他卻無論如何也扣不下扳機。那孩子的眼神凜然的看著他,他想起那個人曾經低聲的對自己說我要你變強不是為了要你殺人是要你保護自己……
  ──可是你自己呢?你從來不曾好好保護自己,你總是把家族放在第一位。

  「我話說在前面,我完全不需要你保護。」
  「我知道,因為恭彌最強了。」
  對方溫柔的撫摸著他的頭髮,頓了一下之後又再開口。
  「可是我還是很想保護恭彌,對不起。」
  「我一點都不想聽到你的道歉,差勁。」
  狠狠的扯了對方的領帶一下,聽著他一邊咳嗽一邊說恭彌你下手好重,微微笑了起來。

  「不要忘了,能咬殺你的只有我。」

  雖然我不需要你的保護,但是你就由我來保護。


*Fin.


2008/8/28


出乎意料的長啊……囧a
沒想到這個題目居然寫了這麼多……
剛開始看到任務兩個字的時候還滿傻眼的說orz
到底是要往哪個方向寫啊喂!的感覺XDb

是說Dino一直在道歉耶XDb
我也覺得很抱歉(死)
寫一寫發現自己似乎偏愛寫雲雀視角。
雖然Dino表情跟心情變化比較多比較好懂,不過從雲雀的角度比較能感受到愛(?)

我居然日更五天了……
自己都覺得很佩服(炸)
不過都沒什麼時間修文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orz|||
有機會還是要回頭整理一下比較好bbb
創作者介紹

さまざまな愛

lon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