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之鍊金術士同人
BL有 慎入(9)

喃喃的咒詠聲不停刺激著艾德的耳朵,金色眼睫微顫,終於悠悠轉醒。
「神之子啊,請原諒您卑微僕人的魯莽…」

──現在是什麼狀況?
艾德一陣錯愕。

眼前上千位的黑衣蒙面人伏在地上,向他行著大禮。
而他正在這廣闊殿堂的中心,自天窗投射而下的光芒集中在他身上,讓他的金髮看起來神聖而炫目。

掙扎著想起身,才突然感受到後腦杓一陣疼痛。
那時人實在太多,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已經從後頭被敲昏。
──真是該死,最近的警戒心實在太低了…
難道是不由自主依賴了嗎?他搖搖頭,阻止自己多想。

仔細觀察週遭情況,他思考著逃出去的可能。
雙手被分開綁在兩根柱子上,能動卻剛好不能合掌。
輕輕叩著地板,質料相當堅硬又很光滑,恐怕無法徒手畫出鍊成陣…
抬頭看天窗,不但圓頂還太高,爬上去是不可能的事。
人數又太多,牆壁上也沒看到像個門的東西…路在哪都不知道。

他蹙起眉頭,沒想到這組織竟考慮的如此嚴密。

只能靜待機會了…
※※※※※※※※※※※※※※※※※※※※※※※
「天殺的!」狠狠一拳槌在壁上,用力之大彷彿想擊碎整個建築物。

街上一個人都沒有。
空空蕩蕩,不久前的擁塞彷彿是錯覺。

──總是讓自己陷入險境,就是因為這樣,他才不想批准之前的那份企劃書!

「大佐,請冷靜。」霍克愛中尉輕拍了男人的肩膀後,又為了那顫抖的激烈而驚訝。
「請您相信艾德華君。」雖然她如此安慰著,可心底其實也是不安。
組織的人數超乎預期,隔著重重人牆,連少年的位置都弄不清,完全無法出手。
她不願傷及無辜,可她知道那男人可以為了少年將整個城鎮夷為平地。
…實在不敢想像,若少年真的出了什麼事,這男人會作出什麼?

大佐緩緩放下手臂,牆壁上還落下了點石屑。
「我知道。」吐了口長氣,他好像稍微冷靜了點。「艾德沒有我想像的那麼需要保護…」
「…」霍克愛只是靜默。
「可是!我無法忍受他再受到任何傷害…連一點也不允許!」男人丟下這句話,也不回頭,急急的向前方華偉的建築物走去,看來是想直接闖進去。
──我欠他的已太多,我怎麼能再讓他為我而傷…

趕忙跟上男人的腳步,她才發現男人的手握的死緊,彷彿都要滲出血來了。

微笑,輕嘆了口氣。
因某樣東西而停下了腳步。
「大佐,我有更好的方法喔。」
男人回頭,眼神銳利。
「只是可能要稍微委屈您一下了。」
霍克愛靜靜的勾起嘴角,伸出手指向某個地方。

「…你真是我優秀的副官啊,霍克愛中尉。」
※※※※※※※※※※※※※※※※※※※※※※※
一樣是雕飾精細的圓柱,一樣是富麗的圓頂。
自天窗月光灑下在一片霧氣之中,空氣中還飄著玫瑰花香。
水聲嘩啦,隱約可以看見浮在水面上的金色髮絲以及佈滿水面的花瓣。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
撇除掉一切莫名其妙的因素,這裡是浴室。
而且還是華麗的非常誇張的那種。
雙手撈起一些花瓣,水從指縫流回池內,滴滴答答的回音充斥著室內。
池邊站著一排侍女,手上有的拿著毛巾有的拿著衣服,簡直像是哪戶富有人家的屋內。

剛才中央大殿似乎執行了某種儀式之後,他就被丟來這裡,執行所謂的齋戒沐浴。
獻給神的祭品想也知道怎麼能髒兮兮的呢,這點他也清楚。
不過這也太誇張了吧?玫瑰耶…整池的花瓣耶…沒想到這個宗教組織這麼有錢…
剛才本來是要泡牛奶浴的,不過在他不顧形象的央求下,自稱是祭司的那一群人也就答應了。
──光想到得把全身泡進那種白濁色液體他就一陣噁心。
他吐舌。

…這好像不是重點。
他該要逃的,不過衣服被扒光光叫他怎麼逃啊…想起剛才那群侍女如狼似虎撲上來把他脫個精光的情形不禁一陣惡寒。
何況他還沒搞清楚這個宗教到底是做什麼的,身為鍊金術師的好奇心讓他不由自主的想多待會來看看。
靜觀其變?
根據剛才聽到的對話,滿月是今晚,等到月亮升到天心時,他就可以知道所謂的祭品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打定了主意,心情反而輕鬆起來。

愉快的玩著花瓣,他卻發現水面好像越來越低…?

=口=?!

艾德整個人傻住,身前的一塊石版突然移動。
是的,他沒看錯!移動!
猶自錯愕不能回神,身後突然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
猛的回頭一看,只見侍女一個個的昏倒在地上。
水氣濛濛中,一身勁裝的霍克愛持槍桿敲昏了所有的人。

──霍克愛中尉在這裡,也就是說、是說…

他心一驚,回頭一看──

「晚安,艾德。」男人渾身濕淋淋的自池子中央的洞爬出來,還很欠揍的對他比出嗨的手勢。
「你你你、你你你──」他伸出顫抖的食指指著男人,下巴都快掉到地板了。
「怎麼,看到我英雄救美太感動了嗎?」大佐還不知死活的拉起艾德的手,親了好幾下。

「──你這個死變態臭無能,給我滾出去──!!!!」
霎時間,所有能丟的東西、肥皂、水盆、瓷磚(?)…都往大佐的臉上招呼過去,還各個都命中目標。

霍克愛已經蹲在旁邊忍笑忍到抖個不停。

數十分鐘前,在地底密道的分岔口前──
(──我說,明明就有通風口,為什麼我得爬下水道…)
(──難道要我爬嗎?)所謂的不怒而威,指的就是這個吧?
(……我去就是了。)

看來,帥氣出場的計畫是大.失.敗......
※※※※※※※※※※※※※※※※※※※※※※※【待續】
2005/4/23

電腦重灌後有一種倦怠感...
滿腔的熱血化為烏有(淚)

我還是忍不住寫了浴室了XDDD
本來之前在旅館就想寫,不過...啊哈哈哈XDDDD”

應該、收的了尾吧(汗)
如果下一集的文風突然變的太正經怎麼辦(汗)
上一回還說要緊湊一點,結果拉哩拉雜的最後還搞笑...(自毆)
這樣下去之後要正經好像很困難...XD?
第一回的帥大佐去哪了啊orz

從出來旅行之後就一直在搞笑的大佐啊啊啊--
我想是離開了司令部精神上也比較輕鬆吧...,加上艾德在身邊ˇ
所以大佐自然而然的展現出輕鬆愉快的一面...豆子也是ˇ
阿爾不在身邊就有一種暫時忘了負擔的感覺,不然每日醒來看見盔甲又要想起自己的罪...兩個人一塊兒出去,加上霍克愛的推波助瀾...(笑)
來吧,天雷勾動地火吧啊啊啊啊--XDDDDD
這篇已經正常(?)了9回了啊啊,好健全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nns 的頭像
lonns

さまざまな愛

lonn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