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BL向

不知以上為何物者,請勿進入。


CP:光剛


Secret of Our Window

 

 

  那是稱得上美好的一個夜晚,除了空調實在有點太冷以外。

 

  被凍醒的堂本剛往左邊滾滾滾了三圈滾進另外一個人的懷裡,那個人緊閉著眼卻把鬍渣往他臉上磨。

 

  唔……很癢。而且有點刺。

  真搞不懂這個人為什麼明明頂上稀疏鬍髭卻冒得比自己快這麼多。

 

  本來想把對方的下巴推開,可是那等同於把對方溫暖的胸膛跟著一起推開。

  動作到一半的手於是轉成輕輕撫摸臉頰了。

 

  因為只有棉被實在是不夠呢、這樣寒冷的夜裡。

  但就算只有你的懷抱卻已經足夠。

 

  ……

 

  只有生髮水好像不夠呢、這樣稀疏的頭皮。但只要有假髮就已經足夠。

 

  嗯,拿來當歌詞好像不錯?

  ふふふ偷笑起來,為自己的照樣造句得意著。

  啊不過好像才剛說過2007年要封印禿頭話題?

 

  有些壞心地伸手去輕扯他的瀏海,看見熟睡的他更加緊皺的眉頭倒是笑得更開心了。可是玩著玩著,注意到對方疲憊的黑眼圈跟又瘦下去的臉頰,突然就心疼起來。

  人的情緒偏偏就是能變化這麼大,何況是堂本剛。於是他一下子低落得不得了,又滾滾滾了三圈回去了。

 

  房間本來應該有整片能看見夜景的落地窗的,這是高層公寓的好處。價值千萬的夜景。可是因為職業的關係,總是只能緊緊地拉上。這扇窗戶到底已經有多久不曾打開了?

  摸出床舖外時微微打了個顫。踩在地毯上一切都寂靜無聲。一點一點緩慢拉開的窗簾外是更深的夜幕。東京果然看不見星星,但是不曾止息的車水馬龍還是將夜妝點得富麗繁華。

 

  終究還是不敢將整片窗簾都拉開。他們隱藏的秘密太過龐大,禁不起冒險。他回頭看看床上鼻息安穩的傢伙,端正的五官被埋沒在夜色裡,他看不清。忽然就不安起來。他真值得有人將幸福賭在自己身上嗎?更何況那代價遠超乎想像的龐大……

  永遠不能公開的秘密,比什麼都折磨當事人。不能說,他們從來就什麼都不能說。

  不知不覺就握緊了厚重的窗簾布,牽引出糾葛的皺摺。一直一直到有些發麻了才回過神。緩緩地舒了口氣,不禁為自己太過容易負面的思想苦笑起來。

  都是落地窗乾淨得太過冰冷了……

  忽然靈機一動,跑向自己丟在角落的包包,拿出了整整一袋色彩完整的指甲油。

  外面的世界再怎麼吸引人卻依然漂浮著骯髒的塵埃。都市的天空總是太過昏暗,而夜晚也總是太過明亮。

 

  那與其看向外頭,不如……

 

  *

 

  好亮……

 

  眉間堆起了能夾死蟲子的縐摺,休假日一向習慣晚起的堂本光一先生痛苦地翻來覆去。

 

  唔……

 

  在起床與不起床之間掙扎了五分鐘之久,最後得到「先下床把光線來源消滅再繼續睡」這樣讓他十分滿意的結論之後,他睜開眼睛。

  第一個注意到的是手邊的人已經起床了啊……

  第二個注意到的是,打從搬進來之後就不曾開啟的窗簾,居然是敞開的。

 

  嗯嗯……所以光線來源是日光啊、哈哈哈──

 

  這個發現讓他嚇得一下子坐起身,坐起身之後才想起自己是全裸的,想起自己是全裸的之後才匆匆忙忙地套上一旁的浴袍。

  他想他應該還不至於會夢遊,所以這窗簾既然絕不會是他開的,那必然是昨晚待在這過夜的那位、這個家的另外一個主人開的。

 

  那、人呢?

 

  富有求知精神的堂本光一先生決定立刻翻身下床往問題的開端走過去,不過在踩到一堆東西痛得想跳起來的時候,他決定還是先到床邊拿起眼鏡。

  世界一下子清晰起來。他這才看清楚剛剛自己踩到的一堆東西是指甲油罐子。好幾種廠牌的可愛瓶子跟蒐集得十分完整的色號……這當然絕不會是他的東西。

  雖然愛好整潔的他很想立刻蹲下身把這些東西收拾乾淨,而他也幾乎要這麼做了。可是這時有其他事物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充滿堂本剛風格的、張狂地霸佔了他整個落地窗的塗鴉。

 

  比起去思考之後該怎麼把窗戶弄乾淨,他選擇低頭看了看那堆指甲油罐子。很多都已經空了、也有的只剩下一半。

  唔……雖然他沒什麼欣賞畫作的天份也知道這幅畫一定很貴。

 

  專屬於那個人的筆觸,恣意地縱橫在他的落地窗上。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些開心。他瞇起眼睛努力迎著太陽光,試圖看清那個人到底畫了些什麼。順便也想看看那個即使任性也可愛得讓人不忍苛責的人都在想些什麼?

 

  「很久很久以前,白馬星上住著一個全世界最帥氣的王子大人。雖然他是那樣的帥氣,卻有一個不為外人道的煩惱──那就是,他的頭髮十分稀疏。因為實在太過擔心禿頭的可能性,王子大人決定踏上尋找生髮水的旅途。」

 

  啊啊這是什麼開頭啊──真讓人生氣……

  光一看著玻璃上那正煩惱頭髮的王子不滿地扁了扁嘴。雖然色彩是那樣的豐富飽滿、逆著陽光看起來是多麼可愛美好……他還是很不滿地想著他才沒有禿頭,沒有沒有沒有!

 

  「他騎著他火紅色的坐騎馳騁在星球之間,四處打聽生髮水的消息。路上遇到了看起來很凶猛其實很可愛的恐龍魚,還走過綻放了漫山遍野的染井吉野。他在三角君圍繞下登上高塔,雖然被小健咬到了褲管,還是來到了傳說中的生髮之泉。」

 

  ……其實到現在他還是沒辦法理解那隻古代魚到底哪裡可愛耶……

  還有,為什麼他得被小健咬到褲管啊?

 

  光一雙手抱著胸口瞪著眼前蜿蜒迆邐的線條,忍不住在心裡吐槽個不停。偷偷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頭髮,又想說其實我還不需要生髮水的嘛……

 

  「他終於來到達傳說中的生髮之泉,那裡流出的水傳說可以讓任何不毛之地恢復茂盛的樣子。可是啊,在王子興高采烈地想裝取泉水的時候,一個穿得花花綠綠讓人有些目不暇給的守護精靈突然出現了。」

 

  啊、終於出現了。

  在這麼緊張的時刻光一卻在看到那色彩斑斕不知道用掉幾罐指甲油才畫出來的衣服,險些爆笑出來。而因為強忍笑意而抖動的肩膀此刻卻有什麼輕輕貼了上來。

 

  「精靈說:『偉大的王子大人啊,我知道你擁有世界上最鋒利的寶劍,我請求您斬去我的束縛,我已被邪惡的巫婆囚禁得太久,我是如此渴求自由的空氣。』

  可是,精靈是泉水的力量來源,若放走了精靈,生髮水就會失去功用。而王子一旦禿頭,就失去了待在白馬星的資格。如果他選擇拯救精靈,他將等於背叛了整個白馬星的人民。

  那、王子到底該怎麼辦呢?」

 

  本來生動地說著故事的聲音,卻逐漸地落寞起來。剛把臉埋在光一的背,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已經輕得彷彿一碰要碎。

   

  光一低下頭握住環抱著自己的雙手,輕輕笑了。他接過他的故事,用他最喜歡的那種微微沙啞的嗓音繼續述說下去。

 

  「精靈不知道,王子在第一次看到精靈的時候,就深深為他的眼睛著迷了呢。那或許就是俗話說的一見鍾情吧……

  所以他果決地拿起了寶劍,斬斷了所有困住精靈的邪惡魔法。他想,自由才是最適合精靈的。至於他的頭髮,因為他是偉大的王子,他會自己努力想辦法把頭髮長出來的。

  ……更何況,他現在還是有很多頭髮的。」

 

  剛忍不住也笑起來,卻又好像還有些難過似的。

  把臉貼在光一寬闊的背上,他想這種溫暖與平靜除了這裡哪裡都不會有了吧。

 

  為什麼你總是能這麼堅定無畏的往前進呢……?

 

  「如果長不出來怎麼辦……」

  「長得出來,長得出來的!!!」

 

  剛ふふふ的笑聲停不下來,光一不滿地轉過身輕捏了他的腰,把剛的笑聲一下子變成輕呼。  

  「還笑,我要是真的禿頭了一定是被你氣禿的……」

  「那你現在生氣了嗎?」剛將手臂掛在光一的頸子上,軟呼呼地聲音搔得人耳朵好癢。

  「……沒有。」

  「王子就算真的禿頭了,精靈會也幫他編出一頂全世界最以假亂真的假髮的唷!」可愛得令人髮指的語氣。

  將擁著剛的雙手收緊,光一還在喃喃的碎碎唸著「才不會禿頭呢……」

  「ふふふ……」

  「說起來,你還有力氣半夜爬起來畫這堆東西……」

  「嗯?」十分之不妙的預感……

  「是不是在暗示我昨天不夠努力啊?」那是貓科動物般不懷好意的笑容。

  剛一愣,忽然感到腳底一空,天旋地轉之後人已經在床上了。眼前只剩下對方低聲笑著而輕微震動的喉節,優美而修長的鎖骨,還有厚實的胸膛。緩慢而仔細地從耳邊蜿蜒下來的吻,讓剛忍不住發出意義不明的細碎呻吟。

  「……你為什麼一大早就能發情啊堂本光一先生!」

  「親愛的這才不是發情……」

  「嗯…?」

  「我只是把愛做出來。」

 

  唔唔──怎麼會有這麼欠扁的微笑……

 

  雖然很想掄起拳頭賞他幾下,不過、不過……摟緊了光一的頸項,剛微微嘆了口氣,卻又好像在笑。

  窗上的童話其實他已經畫好了結局,可是早就不重要了。他只知道這個男人的回答再一次給了他無與倫比的勇氣。

  是的,只要你一句話,我願與全社會抗爭。

 

  他們偷偷把承諾藏在窗簾之後,在只有兩個人知道的童話裡。也許很多年過去以後,當他們終於能拉開窗簾的時候,王子跟精靈已經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了……

 

──Secret of Our Window.

 

Fin.

 

創作者介紹

さまざまな愛

lonn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珩
  • 王子啊...

    王子先生您真是太可愛了,

    還有堂小剛也未免太浪漫,

    這篇的風格讓人非常喜歡ˇ
  • 你出現了耶(戳戳)
    我真的寫了(掩面)
    別理閃光夫婦啦XD

    lonns 於 2007/06/27 00: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