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 SunriseOsaka 日落東京 的接龍系列小說
J禁、BL有,架空日本古風

主 瀧昴、亮昴

請慎入


2.




十六夜

 

  入冬了。

  細細的雪從灰色的天空永無止盡般地飄下。明明是中午,天色卻黯淡有如傍晚,彷彿他此刻的心情。事情沒有進展,而季節很快地流轉了。任他再怎麼少年老成,也稍微沈不住氣了。

  「喲。」有些輕浮的招呼聲從身後傳來。

  默默喝著茶,他知道是誰來找他了卻懶得回頭。

  對方收起品味詭譎的金色雨傘,將雪抖在地上,一屁股就坐在他身旁。斜睨了來者一眼,他終於開口了。

  「如果你堅持要拿著那把傘的話,請跟我保持三尺以上的距離。」

  「喂喂別這樣嘛,好歹這也是京城裡赫赫有名的瀧澤大人送的傘耶……」看到錦戶默默將身旁茶點端起打算走到另外一邊的樣子,他才識相的閉嘴將雨傘放入袋中。「要不是看這傘值錢我也不會想拿啊……」叨叨絮絮的聲音最後終於被糕點完全堵住了。

  錦戶輕嘆了口氣,掂掂錢包,又叫了幾盤點心跟一杯茶。一手撐著下巴,一邊望著天色,他此刻真的很想一直嘆氣。又是冬天了,那就表示一年了。距離昴離開錦戶家已經整整一年了……

  「我說、二宮大人,你來這裡找我不會只是為了白吃白喝吧?」

  「錦戶君……我好久沒聽到你叫我『大人』了……」二宮睜大雙眼,將完全看不出歲月痕跡的臉湊了過去。「你還記得我是你前輩,我實在是感動得都快說不出話來了耶──」

  在工作上應付過無數達官貴人、妖魔鬼怪的錦戶大陰陽師,此刻卻只覺得面部抽搐。眼前這位彷彿永遠十七歲的少年,確實是他的前輩沒有錯……從他有意識以來,二宮便常常出入位於大阪的錦戶本家。有時候是帶來一些極密情報,有時候是一些珍貴的藥草。家裡人對他一向很慷慨,金錢方面一直都是有求必應。當然也是因為二宮實在不是個簡單人物,只要用錢就能拉攏,那麼何樂而不為?

  至於對他個人來說,從小二宮就常常偷偷教他一些偷雞摸狗的小法術,弄得錦戶常常被抓去訓話,諸如「陰陽師的使命與道義」,「論道德的必要性與實踐中的兩難」之類的……其實也不過是學學衣服透視之類的而已嘛……

  「……還在煩惱渋谷君的事?」二宮含著點心,口齒還有些含糊不清,卻一臉認真地提問。

  「在那之前麻煩先把嘴巴裡的食物給吞下去好嗎……」有氣無力地吐槽著,錦戶不禁想自己著名的毒舌是去哪了……「所以你來找我果然是為了那顆石頭?」

  「不是喔,我是擔心錦戶君才來的嘛。」雖然二宮努力地用純良的眼神看著他,但是接在句子後面的嘿嘿怪笑實在讓他無法打從心底地感謝起來。不過……

  嘆了口氣,錦戶嚴肅地向二宮低下頭。

  「我……果然還是沒有辦法阻止昴。對不起。」

  「你沒有必要向我道歉。」二宮前後旋轉著茶杯。「會回到我身邊的東西,就是會回到我身邊的……」輕聲說著這樣的句子,才讓人意識到他畢竟跟錦戶可以算是同行。

  「不,是我沒有盡好看守的責任。」錦戶再次深深地低下頭。

  「緣分不論是好是壞,也都依然是緣分。」二宮站起身來,拍拍膝蓋。「有時候不論是你還是我,都阻止不了的。」

  錦戶沒有說話,只是定定望著二宮。他伸出手,承接住飄下的細雪。那些小小的白色在他的手裡逐漸融化。

  「……你知道雪融化了會變成什麼嗎?」二宮回頭的笑容,一如記憶裡每次他要偷偷教他那些不登大雅之堂的小法術時,狡黠的樣子。

  「是春天嗎……?」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浪漫了啊?」二宮放下手,將水滴甩去。「雪融化永遠只會變成水而已喔……」他再次撐起了金色的傘,「春天這種東西啊,不存在於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也沒有任何人能夠看見。」二宮一步一步地向後退著。「吶吶,人的緣分是不是也是這樣呢?我們所知道的只是邂逅而已,邂逅之後會帶來什麼樣的緣分,什麼樣的故事,我們永遠也不知道不是嗎?」

  「可是我們正做著必須預知未來,引導事情發展的工作不是嗎?」

  「但難道你沒有發現嗎?我們所能做的其實永遠只是旁觀而已……」二宮竟然難得的苦笑起來。「我們真正想阻止的,從來沒有成功過啊……」

  錦戶不由得站起身來,一想起昴的事他就覺得疼痛。他有些勉強地扯開笑容。「所以我果然還是看不破啊……」明明無法阻止,卻還是無法放棄。

  「沒關係,我也是的……」二宮低下頭,踢著雪。「所以我們才會在這裡啊。」

  「這真不像是你會說的話。」

  「因為這的確不是我說的話,我只是現學現賣而已。」明明是微微笑著,卻又像是在哭,那樣的表情讓錦戶不知所措了。因為他很清楚的知道,這不是給他的表情。

  雪好像逐漸大起來,風聲也是。

  「一旦動了情,就再也不能置身事外了。就如同你對昴,就如同我對……」二宮的身影逐漸被雪掩埋。「錦戶君真是的……害我想起了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

 

  沙──

 

  等錦戶再張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放晴了。地上的積雪將陽光反射得刺眼非常。

  「雪隱術嗎……」他蹲在剛剛二宮消失的地方,殘雪上有幾個淺淺的圓形小窪。他慎重的用雪將小窪掩蓋起來。

  那樣疼痛的淚水,不屬於他,應該也不屬於這世上的任何人了吧……

  呆站在原地凝望著蔚藍無涯的天空,不知為何強烈的預感席捲了他。

 

  *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

  聽著歌女唱著不合季節的唐曲,三味線的聲音彷彿將凋未謝的花朵那般幽微的掙扎著。

 

  錚、錚錚──

  錚──

 

  不知為何一聲響過一聲的撥弦,讓他心緒不寧。

  座旁的女人低著頭將小小的鼓放在肩膀上輕輕打著節拍,露出白晰的頸項。前方有白拍子緩而有力的甩出袖子,那優美的曲線混著男裝的英氣,本該是視覺上至高的享受……

  「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

  歌女微微抬起頭,一雙美目往他這兒瞄了過來。這要是在平常,他是會欣然回以微笑的。愛慕他的女子本就不曾少過,在這樣的優雅的宴會裡更是適合貴族的逢場作戲。配合著白樂天的詩詞,這樣的場合簡直再自然不過。

  可是此刻,他做不出任何應有的表情。歌女的眼睛如貓,瞅著他,彷彿能看透他心底的慌張。他只能呆呆地回望對方。有一個聲音,隨著對方嘴唇開合,流入他的心湖。不是那首花非花,不是女子的嬌聲鶯語,是低低的、好聽的、男性的聲音。

  那個聲音說:「秀君,我來接你了。」

  誰?在這世上會叫他秀君的有誰……

  胸口猛然感到一窒,捏在手上的酒杯慢動作一般跌到了墊上,清酒染濕了他的衣擺。他張口想要呼喊,卻慢慢地往後倒下。

  豔色髮簪從袖口滾出,那該是下次見面時,昴的禮物。

 

  夜就這樣漫長了起來。

  而月亮,即將邁向下一次的圓缺。

 

  *

 

……總之,貼到這裡orz
後面的發展整個很猶豫……(爬)
二宮的戲份依然多到快喧賓奪主了……
不過相信我、應該接下來就不會了啦XD

昴你要加油啊(淚)
瀧先生他差不多--(保密消音)

其實我才是真正該加油的人啦(淚奔)


創作者介紹

さまざまな愛

lonn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