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魂peacemaker同人
BL有 慎入終點之前的一幕

「…總司?」
男人看著空無一人的房內,納悶的輕喊了一聲。
──這個時間,總司該是在房內的啊…?
皺起眉頭,他踏入房內,似乎是想找出什麼蛛絲馬跡。
這時──

『呀──』

說不出是淒厲還是怎樣,讓人有點啼笑皆非的女人尖叫聲自遙遠的房舍傳來。
男人迅速的回頭,又深深的蹙眉,沉吟了一會兒,轉身急急向外走去。
但也許是因為太過急躁,竟踢倒了一旁的廢紙簍。
「嘖。」不耐的唸了一聲,蹲下身來收拾,卻──「這是…」
※※※※※※※※※※※※※※※※※※※※
茶香正飄搖。
陽光有點刺眼,他舉起了手擱在額頭擋光。
轉頭瞇起眼睛看一旁喝著茶的男人。
而那人還是臭著一張臉。

「唉,土方先生,別氣了嘛…」有著稚氣臉孔的青年柔聲勸著男人。
「哼。」
「再氣皺紋又要更多了唷。」青年微笑,伸出俢長的食指在男人眉間揉了揉。
男人一把抓住正在自己臉上亂揉的手,低沉好聽的聲音響起:「誰讓我生氣的啊?」
「也只有我能讓你生氣啊。」青年猶是笑笑,將唇貼近了男人的臉頰,輕啄了一下。
男人蹙起了眉卻是一陣心悸,舉起手正想擁住,青年卻輕巧的脫離他的懷中。
「總司…」只是喚著,卻又彷彿帶點怨怒似的。
「親愛的土.方.先.生.ˇ」
「…」這樣的叫法,肯定沒好事…
「氣消了就陪人家去逛街嘛~」青年笑的開懷,淘氣若頑童。
男人嘆了一口氣,的確,再這樣悶在屯所人都要發霉了。整天煩惱那些公務,白髮也似乎多了不少。

可他臭著一張臉又不只因為這個!

「我可沒說我氣消。」
青年睜大了雙眼。
然後咯咯的笑了起來。
「土方副長居然會鬧彆扭耶,我一定要跟局長講~」
唔。「我怎麼可能鬧彆扭!」
「啊哈哈,果然在鬧彆扭,這麼愛吃醋哪。」青年狡黠的笑著。
「…總司。」無奈的喚了一聲,男子一向說不過青年。
「我生氣不只是因為這次的事,你自己說,這是第幾次了…?」
青年收起了笑容,「你就這麼不相信我…?」飛躍的眉也黯沉了下來。
「人家小螢他真的只是不小心摔跤而已呀!」還嘟起了嘴,不禁壤人心生憐惜。

──那也不用抱那麼緊吧?
──嘖,不對,他不是要說這個。

定下被青年搔的有些浮動的心神,男人挑起眉毛。
「總司,你知道我不是說這個。」語氣一沉,銳利的眼神與青年對上。

靜默了一會兒,青年認輸似的嘆了一口氣。
「…我的身體才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差…」青年這次真的低下了頭,氣勢弱了不少。
──偶爾溜出去想透透氣也會被發現,唉,小螢你這次真的害慘了我…
「沒有?我在你房間找到的血跡難道是假的?你以為你夜夜這樣咳我不會聽見?」沉穩慣了的男人,此刻竟也吼了起來。
「土方先…」「而且,」男人毫不留情的打斷他的話,「別以為我不知道…」男人手探進和服的夾層理,拿出了──

一袋一袋,完整不曾拆過的藥包。

狠狠的,摔在座上。

青年面色一變,知道男人這次是真的動怒,望著自己的眼神教他如坐針氈。
「我…」帶點慌張的,青年急切的想說些什麼來緩和氣氛。
「…總司,算我求你,吃藥好不好!」男人垂下了眼,用指腹按著自己的太陽穴,試圖讓自己冷靜。
「真有那麼難吃嗎?」語氣軟化了下來。
「唔…」真的很難吃啊──可是看著男人墨黑髮絲中滲入的白髮,憂煩的神情,他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平常總是不苟言笑的男人,為了他竟露出這樣的語氣。

──男人曾說過他此生只會對一個人如此憐惜,而那個人是──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青年走到坐著的男人面前蹲下,與男人四目相對。

男人靜靜的看著青年。
柔順的長髮、姣好的眉形、靈動的大眼、小巧的鼻樑、誘人的唇瓣、纖細的身子,俢長的手腳。
以及掛在嘴角的那抹,常常讓他不能自己的微笑。
──無法想像,也不願想像,有一天會失去這些。
思及此,眼神深邃了起來。
──我不能接受,也不可能接受失去你這種事。

青年心中一緊,他想他大概知道男人在思考些什麼。
男人不知道,就是那樣的眼神讓他想逃啊──他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何必這樣苦苦相逼呢…?
何必呢?…就這樣讓他……就這樣讓他離開──

可他懂,懂得男人其實早就慌了,懂得束手無策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你說你此生只會對一個人如此憐惜,而那個人是我…是我呀…
──我又怎能、又怎能繼續讓你這樣憂心下去呢?
──可是…

──我也不希望這樣啊…
青年已不只是無奈,而是從心而發,幾乎要落下淚來的苦澀。
但他不能哭。
不能哭。

所以他笑了。笑的比三月的櫻花還要教人屏氣凝神。

男人被他突如其來的笑容弄得一愣,青年卻已送上自己的唇瓣。
像小貓般細細的細細的舔著,青年的吻是輕柔若羽的。
男人不由自主的擁住了青年,充滿愛憐的像是要把這體溫銘刻在心中。
青年將頭埋進男人的懷裡,悶悶的念著:「對不起…」
男人倒是輕聲的笑了,「我不要你的對不起,我只要你好好吃藥。」
「那下次你餵我吃吧。」「還真會討價還價哪。」
男人的手指撫著青年的柔亮的長髮,緩緩的梳開。青年則是又咯咯的笑了起來。
※※※※※※※※※※※※※※※※※※※※
「哪…歲,你曾經後悔過遇見我嗎?」
也許在幾年後的某一天,在他走向終點之前,他會這麼問男人。
『你在說什麼傻話!』男人一定是這樣回答他的吧。

想著想著他笑了起來。

自己走了之後,一定要叫男人找個伴。
男人其實是個怕寂寞的人呢。
說不定他會取個嬌妻,生幾個孩子,離開新撰組那血腥的屯所,渡過平靜的餘生。
聽起來真不適合他,不過也不錯呢。

他…會不會在閒暇的時候想起我呢?
曾經有這麼一個叫做沖田總司的人對他傾盡身心──

鼻頭一酸。
啊啊,我在想些什麼啊──
將雙手擱在眼皮上,淚水已不受克制的滑下。

「不安的人可不只你一個啊…歲…」

屯所的最後一盞燈,也輕輕的熄滅了。

──我又何嘗不想、何嘗不想永遠待在你身邊呢?

藥,真的好苦好苦哪…

【完】
※※※※※※※※※※※※※※※※※※※※
2005/120

初次挑戰土沖文,中途瓶頸一堆orz
說實話,因為對新撰組的歷史了解不夠透徹,有種寫的太淺的感覺。

可是,對這一對真的很怨啊O口Q
雖然覺得自己抓不住神韻,可是基於熊熊燃燒的熱血,非擠出一篇來不可(雙眼冒火)

果然跟自己預定要寫的情境有點差距啊...
本來想要尺度再高一點的XD
再甜一點,再憂鬱一點...算了,這樣表示我還有進步空間=皿=+(咬牙)
也就是說,八成還有下一篇...前提是熱血沒退的話XD
創作者介紹

さまざまな愛

lonn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