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之鍊金術士同人
BL有 慎入等待





陽光灑下後雲霧散去。
他自夜嵐中走來,在晨照下離去。
踏水波為道,乘煙幕當車。
少女日日苦待,彼方遲暮的鐘聲,那歡娛的序曲──
※※※※※※※※※※※
翻過書頁,他爲這癡情的女人失笑。

等一個不可能屬於自己的男人做什麼呢?交纏一夜後再輕易放開?
如果真能輕易放開,又何必苦苦等待?

合上書本。

窗外風雨交加,床頭這一盞殘燈彷彿汪洋中的浮木,讓漂流的心免於沉溺。
門縫不時傳來風過狹隙時的聲音,他覺得那像是女人淒苦等待的呼聲。
他皺了下眉頭,悄聲咒罵自己的想像力,解開了髮辫,向後躺去。

燈轉暗。昏黃的燈光將房內家具拉出長長的影子,氣氛詭譎而不安。

旅館的床雖不能說是難睡,但總欠缺了某種要素。
某種,讓人眷戀的要素。

翻身。

強迫自己闔眼,再不睡趕不上明早的火車。
他逗留在這裡已經太久,不該有任何的延遲。

──其實他真正該嘲笑的,是自己。
左手,輕輕的撫上依然柔軟紅潤的唇。
※※※※※※※※※※※
少女依然等在湖邊,等在蓮蓉齊放荷香醉人的初夏。
沒有人會再踏水而來,沒有人會再乘煙而現。
時空流轉,流成少女悽苦的呼喊,直到青春不再,而後熄滅。
只留──
半湖殘花,一葉扁舟。
清清冷冷,遲暮鐘響。

──「我愛你。」
那不該說的三個字仍舊飄蕩。
※※※※※※※※※※※
愛上的那刻就是放手的瞬間。
這只是一場遊戲,加上互相挑釁的兩個人所弄出來的鬧劇。

──怎麼也想不起來是怎麼開始的了。

很糟糕的是,他竟在男人身上找到了眷戀的要素。
他輸的撤徹底底。

──他竟開始等待…

一定是瘋了。
絕對是。

──等待著男人的到來。
※※※※※※※※※※※
消息來的很快。

他與身旁的副官訂婚的事情,沒有幾天就傳到了他耳中。
人人都稱讚郎才女貌,天造地設。
只有他整個人傻住。
──不公平啊,遊戲還沒有結束,你怎麼可以違反規則…

「哥哥,你要去哪裡?」巨大的盔甲急急的追趕飄揚的紅色風衣。

「阿爾,我們去找大佐。」他衝進了火車站,通往中央城的火車正好快要開走。

「哥!沒有用的!」

「我只想得到一個答案!這幾個月來到底算什麼!」
他覺得自己什麼也聽不見了,他只惦記著,男人壓在他身上時那難以捉模的笑容。

──得到了答案又如何呢?

…他管不了這麼多了。
※※※※※※※※※※※
真正站在中央城的火車站時,他卻茫然了起來。

──真的要去找他?

他住進了旅館,丟下所有的事情。
他知道那男人會知道他來了。

──我要他親自來跟我解釋。

就像小孩子賭氣一般,連自己都覺得愚蠢的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說是漫長,其實也只有幾天而已。

但這已足夠叫他看清了一切。

他從來就不需要他。
他有美麗賢慧的副官,有忠誠不會反抗的部下,數不清的情人。
沒有任何輪到他上場的地方。

打從一開始,他就只是在陪一個孩子玩玩而已。
──從一開始就只是徒然而已。早被人看破了。

靠在在旅館的枕頭上,他茫然的看著窗外。
「真是的…到底有什麼意義啊…」
他輕喃著,手上的書已停在同一頁許久。

「原來你也知道沒有意義啊…」
他雙肩一震,脖子僵硬的無法轉過頭去。

「離開吧…鋼。」

「有人說你可以進來嗎?出去。」

「你弟弟請我來的。」
──不是你自己想來的。
眉一皺,他覺得自己的眼淚就要不爭氣的掉下來。
我果然,還是小孩子啊。
「我希望你能理解,鋼。」

「理解什麼?少用那種抱歉的語氣跟我說話。無所謂的,反正一開始…就是遊戲。」
語末,竟是哽咽。
「…你明明知道我是認真的。」
「那又如何?」他終於轉過頭,不顧臉上爬滿的淚水。「結果、結果還不是一樣的…反正是我自己放不開,你不用管我。」

「…鋼。」

「不要喊我!」

男人垂下了黑眼,走近了。

「鋼…」

「閉嘴!」

男人吻住了他,掙扎槌打全部都被抓住。

「鋼…」
男人輕輕的喚著他,低啞的嗓音帶出一種誘惑感。

他睜著迷離的眼望著身上的男人,那墨黑的瞳孔比夜晚還要叫人心碎。
男人的動作熟練迅速,溫柔卻霸道,而灑下的吻綿密又激情。

耀眼金髮散在枕上與抓著床單的手構成了一種充滿情色意味的象徵。
「嗯…」
他其實是不想發出聲音的,可這抑制的輕呼聽起來卻更加嫵媚,他為自己的呻吟而羞紅了臉。

在情事上他總是生澀的一方,主控權永遠在對方手裡。
──可他心甘情願。

男人滿意的檢視著他,這個舉動再次使他的臉上染滿了紅霞。
「你好美…鋼。」
挑逗式的稱讚讓他無所適從,他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來回應他。

男人又俯下身,他不由自主的攀住他的頸項。
慾望緩緩的推進,讓他幾乎要驚呼出聲,淚水已不受控制的滴落下來。
「你可以咬我,鋼。」
男人抬起頭來,壞笑的望著他泛紅的臉龐,舔去了淚珠,吻著他擰成一團的眉頭。
賭氣似的很很的咬了一口男人的肩膀,可那男人卻好似更加興奮的加快了速度。
「啊…嗯…你、你這個、變態…」雙手抓過男人的背,汗濕的襯衫下十條紅印。
「你很樂,不是嗎?我親愛的鋼…」所有的知覺彷彿都已不復存在,只有快感還在攀升。
「混、混帳…」嘴巴依然倔強,可是臉上的表情已隱藏不住濱臨潰堤的慾望。
男人狠狠的攫住他的嘴,吸舔吮咬的弄得又紅又腫,充滿情韻的光澤。

──其實他懂。男人有他的目標不允許停止。他的生命中本就不該有他。從頭到尾都是擦槍走火。

「啊──」
汗濕的髮際與交織的身體…纏綿的夜晚聽的見笙歌響起。

雙雙,達到高潮。

然後墜下。
那深不見底的淵──

永無天日。
※※※※※※※※※※※
火車的聲音接近,他站在月台上望著遠方。

──真是個晴朗的天氣啊。
他漫不經心的想著。

最後的激情已然結束,漫長的等待才剛開始。
他等待著意外交叉的兩條平行線再次交叉。

「我愛你。」

只剩下照亙古不變的這三個字在空氣中凝成永恆。

平行線不是沒有交點,只是在無限遠方。
那虛幻的再會。

躍下。

這世界只剩下驚呼。
※※※※※※※※※※※

2005/4/3

我瘋了 = =
我對不起大家,竟然生這種文來荼毒大家的眼睛...orz
我自己看了都覺得好害怕...
這不是豆子這不是豆子啊啊啊啊啊啊--
豆子怎麼可能丟下阿爾一個人...bb
而且大佐幾乎沒戲份啊啊啊啊--(淚奔)
好卑鄙啊啊啊啊吃乾抹淨之後丟下,快樂的跑去跟霍克愛結婚,順利的踏上大總統之路...orz
我要你愧疚一輩子,哇哈哈哈!!!

而且我居然還寫H...這篇真的是在我的精神狀態呈現很奇妙的情況時寫的...
話說,這是第一次嘗試寫H耶...XD
覺得口味不夠重的大姐或是清純小妹妹被驚嚇到的我在這裡向大家跪地求饒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nns 的頭像
lonns

さまざまな愛

lonn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