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師Reborn同人
BL有 慎入  世上大概沒有比那孩子更麻煩的戀人了。
  不聽人說話,攻擊性強得可稱之為兇暴,又缺乏情調。
  他苦著一張臉看著被踢壞的門,不知道該慶幸那孩子不是用拐子砸爛還能裝的回去,還是該擔心自己到底是哪裡做錯又去招惹到他。門的事小,安撫他的情緒才是真正麻煩。過去征戰情場的經驗根本難以派上用場,一百朵玫瑰在他面前可能還不如陪他打一場。
  所以,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BOSS你們終於回來了!」
  有些狼狽的從房子裡跑出來的部下,一看到他彷彿都鬆了一口氣。
  「恭彌來了?」
  「是的,現在應該正在往樓上BOSS的主臥房走!我們的人攔不住他,動用武器又怕傷了他,就變成現在的情況了,真的很抱歉!」
  「不,是我的問題,你們都先退下吧。」
  身為BOSS卻處理不好自己的感情世界,是會鬧笑話的。他整頓服儀,冷靜的從破敗的大門口走進房中。隨著他在日本停留天數的拉長以及頻繁度,他新買了這棟別墅。然而他其實並沒有帶那孩子來過。對於他竟然會找到這裡來,他其實是有些驚訝的。
  踏在新買的地毯上,看著水晶吊燈變成扎人的碎片,名畫變成破布,花瓶躺在地板上裂成兩半正跟折斷的桌腳相親相愛,他只能無奈的想著這個月的薪水又不知道又要被羅馬利歐扣掉多少……
  他伸手觸摸深深敲在柱子上的一擊,他麻煩的戀人這次恐怕只差沒把房子給拆了。
  「恭彌……」
  他站在自己的臥房門口,終於發現了正瘋狂砸毀東西的那孩子。他忍不住輕聲呼喚他,或許是因為那穿著白襯衫的身影看起來不知為何有些脆弱。
  「唷,你終於回來啦。」
  明明只是很輕的一聲,那孩子卻馬上回過頭來,舉著拐子一臉挑釁的笑著。
  「你怎麼、嗚哇──」
  話都還沒說完,拐子已經逼了上來,他才往旁邊一躲,身後的牆壁就多了一個洞。看來不是能夠慢慢說話的情況,他迅速的抽出鞭子進入備戰狀態。
  「哇喔,你終於要認真跟我打一場了嗎?」
  「我不想在這種情況、唔……」
  他用鞭子架住來勢凌厲的拐子。這不是平常戰鬥訓練的程度,這孩子根本想置他於死地了吧。
  「恭彌!」
  他使力揮出鞭子,想限制住他的行動,卻不知道為什麼絆住了自己的腳。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倒是一如原本預定的限制住了他的行動。
  對方殺氣騰騰的躺在他的雙臂之間,一隻拐子似乎是被自己不小心打飛,但另外一隻手又握緊了拐子打算再次攻擊。他眼明手快的抓住了他的手腕,將拐子抽起扔到旁邊去。
  「放手,我要殺了你!」
  這大概是前所未有的劇烈掙扎,他也顧不得控制力道,一陣混亂之後弄得兩人都有些氣喘吁吁。
  「恭彌!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要殺我之前,起碼先讓我知道理由。」
  他緊抓著他的雙手,認真且嚴肅的對上他的雙眼。那孩子瞪著他僵持了好幾分鐘之後,終於停止抵抗。
  「我看到了。」
  「什麼?」
  「你跟別的女人在一起。」
  「哈?」
  因為太過錯愕,一下子被他從手中掙脫賞了一拳在右臉上。
  「痛痛痛痛……喂,我可不想因為我一點印象都沒有的事情被打。」
  「那我就打到你想起來好了。」
  「等等、等一下!」
  有些慌張的再次抓住他的雙手,他拚命回想自己到底什麼時候「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了卻一無所獲。
  「恭彌,我真的不可能背著你去跟其他女人在一起。」
  「你是沒有背著我,你在並盛的大街上就光明正大的跟人家摟摟抱抱親來親去的!」
  「怎麼可能有那種、啊……」
  猛然竄進記憶中的是下午的一場會議。這麼頻繁的來日本畢竟不可能只為了自己私人的事情,一邊擴展著跟日本黑道的生意,一邊打通東南亞的交易管道,他其實遠比想像的要忙碌得多。今天會見的是一位相當照顧自己的大姊頭,年輕的時候似乎在義大利待過一陣,在大致談完接下來的合作事項之後,出於一種親切感他們用義大利文夾著日文一起在街上稍微聊天散步了一會。
  既然說是在並盛的大街上那麼想來想去應該也只有這個可能,不過後面那個摟摟抱抱親來親去是怎麼回事?雖然能夠聽到這孩子這麼充滿情緒性的發言是很難得……
  「你終於想起來了是吧?那就作好覺悟吧。」
  「等等,我說等等恭彌──」
  既然用說的無法阻止的話,那就用唇吧。或許過去學會的那些討好女孩子的方法現在面對這孩子一個也派不上用場,但是對於自己的吻技他還是很有自信的。一邊輾轉親吻一邊輕易的將被他軟化的攻擊接下,卻在手撫上對方臉頰的時候嚇了一跳。
  「恭……彌……?」
  他在哭。淚水一顆顆的沿著臉頰滑入髮中,是很安靜的哭泣方式。
  而他幾乎震驚到腦袋一片空白。
  「我不像你對這種事情這麼純熟……我第一次接吻是跟你,第一次SEX也是跟你,我對除了你以外的人一無所知……所以、所以我不管你以前跟多少女人交往過,你要是敢對我花心的話,我會殺了你!」
  那孩子猛然起身反將他壓倒在地,失去武器的他選擇的是用雙手勒住他的脖子。溫熱的淚水一滴滴的落在他的臉頰上,隨著逐漸收緊的手指以及跟著模糊的視線,在即將要喘不過氣來的那一瞬間他終於靈光一閃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這樣的表情,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了啊……
  他伸出手將他緊緊擁入懷中。

  或許這世上確實沒有比這孩子更麻煩的戀人了。
  不聽人說話,攻擊性強得可稱之為兇暴,又缺乏情調。

  可是為什麼……又會如此惹人憐愛……

  他再次給了他一個深吻。
  「這種事情,跟恭彌認識以來,我沒有對第二個人做過。」
  所以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

  最後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成功跟他說明什麼是義大利風格的打招呼方式,還找來羅馬利歐作證,只差沒連里包恩都請過來了。(可是為什麼比起相信我的話他更相信羅馬利歐啊!)
  所謂的文化差異啊,唉。

  但能看到他為自己哭泣的樣子,或許這陣騷動也算是值得了。
  只是絕對、不想、再來第二次了。


*Fin.


2008/9/7

終於寫完了……(倒)
明明很早就想好內容,卻意外的寫了很久……orz
上一篇是9/4號了,隔了三天耶OwQ

這種主題很明確的題目反而讓人有點不想寫……(喂)
本來想要劍走偏鋒,但最後還是往甜蜜(?)一路衝去了。

雲雀哭的原因,比起因為嫉妒而產生的委屈之類的,
比較像是「好不容易有了一個重要的人卻沒想到這麼快就要跟他道別」……的FU吧?
一方面也是真的生氣到快要無法控制情緒了。太生氣太生氣了。

嗯,我的雲雀真是有夠愛Dino的。(不要自己說!)
創作者介紹

さまざまな愛

lon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h154l
  • 足<>球<>線<>上○<>下☆<>注

    aa888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