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師Reborn同人
BL有 慎入  他們時常爭吵。
  譬如說像現在,他拿起桌上的紅酒就往那人潑過去。飛濺的酒滴濡濕了金色的髮,濃厚的果香在空氣中發散開來,酒漬迅速的暈染了白色襯衫。那個人慢慢張開眼,用手將頭髮往後梳,微微苦笑了起來。
  然後他立時就後悔了。
  當然不是後悔不該潑他酒。他後悔的是為什麼自己不是直接賞他一拳,居然敢讓他又看到這種表情。類似的情況一次又一次的反覆發生,這個男人究竟不知悔改到什麼地步。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收起你那自以為是的溫柔?」
  他沉聲問,將捏在手上的杯子狠狠的摔回桌面。
  「抱歉,恭彌。可是我還是不認為你適合參與這次的事情。」
  對方回答的語氣依然平穩又誠懇的好像那種包容能夠永無止盡。
  「教會我怎麼殺人的明明就是你。」
  他雙手撐在桌面上,壓低身子與那個人四目相對,清楚的看到的對方眼裡的細微動搖。從他第一天拿槍開始就是這個人親自教導。如何使用拐子以外的方式與人戰鬥,如何迅速有效的殺掉目標,甚至是各種拷問的方法……明明是這個人親手把他帶入黑手黨卻又想把他留在溫室中。
  「恭彌……我要你變強不是為了殺人是為了保護你自己……」
  又是同樣的一句話。又是那種嘆息般的語氣。每當那個人用這種語氣喊他的名字的時候,他就知道那個人是不打算跟他多說什麼了。總是一個人擅自把所有事情決定好,天真的以為能夠把他收納在自己的保護翼之中。
  他冷笑,繞過桌子將對方的左手袖子拉起。張狂的刺青上是更怵目驚心的傷痕。
  「恭彌……」
  對方有些驚訝的看著他想將手收回去,他卻更用力拉住。
  「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恭、」
  他不讓那個人再有開口解釋的機會,低頭就是一咬。齒痕清晰的扼住了跳馬紋章的脖子,那是比宣示主權還要更加強烈的警告。
  「你的命是我的。」
  所以能夠傷害你的,也只有我。

  *

  他們從不爭吵。
  即使現在波爾多產的紅酒之王Cabernet潑了他一身,而珍貴的威尼斯製古董玻璃杯差點就要破個精光,他依然不認為這種情況是爭吵。
  搖鈴招來家僕清理餐廳,他聞著Cabernet繁複有變化的酒香,想著今晚本來該是兩個人愉快的晚餐才對,可惜的是對象在他的手臂上留下牙印後揚長而去。
  「BOSS。」
  回頭一看,羅馬利歐拿著醫藥箱站在自己後面。
  「你動作真是神速……」
  無奈的伸出手讓羅馬利歐替自己處理傷口,他學生的字典裡似乎沒有手下留情這四個字。不,以對方的心態來說,應該是恨不得這傷口能就此永不消失吧。
  「這不是早就能預測的事情嗎,BOSS。」
  確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這幾年來連家裡的下人都差不多習慣了。
  「如果這樣就能讓他消氣的話,我被多咬幾口也沒關係。」
  「那你最初就不要惹他生氣不就得了。」
  「我已經認真的道歉了……」
  雖然每次的道歉好像都只是惹得對方更加不高興。
  「BOSS,他已經不是孩子了。」
  打從彭哥列十代目帶著六位守護者回到義大利開始,他們就不再被當成孩子看待。九代目留下的並不完全是榮光,還有可預期的、不可預期的無數的問題等待解決。曾經被叫作廢柴綱的師弟如今已能獨當一面,雖然上次碰面的時候著實憔悴不少,但他們都已成年,受過良好的訓練隨時能接下家族的重責大任。他們都是能站在第一線的人才了。即便孤高的雲之守護者並不真正聽令於彭哥列,卻也早已在幾次危機中建立了耀眼的功勞。
  那是彭哥列最強的雲之守護者。他已幾乎找不到理由去阻止他了。
  「羅馬利歐,我不能讓彭哥列的人插手加百羅列的家務事。」
  「我不能說你錯,BOSS,但是你絕對不是因為這個理由而不讓他跟的。」
  始終是看著自己長大的人,他知道自己說不了謊。深深嘆了一口氣,他有些焦慮的用手指輕敲桌面。
  「我不想把他牽扯得更深了,羅馬利歐。他想要打架我可以奉陪,他生氣我可以道歉,他想要什麼我可以買給他……可是我很自私,羅馬利歐,我想保護他啊……」
  把臉埋入自己的手掌中,他回想起第一次看見渾身浴血的那個人的情況。那跟平常與他打架是不同的,他可以控制力道,他可以控制傷口深淺,他可以控制整個情況。可是真的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刀劍無情,子彈又何曾長眼?在親眼看見子彈差點在那個人身上開個孔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有多麼害怕。
  「我沒有辦法阻止彭哥列,但起碼我自己可以做到的範圍內……痛、痛痛羅馬利歐你幹什麼啊!」
  「你也知道會痛啊?」
  「啊?」
  「你不喜歡看他受傷,他又何嘗喜歡看你受傷了?明明是你自己親手帶出來的學生,為什麼不多相信他一點?」
  羅馬利歐彷彿是故意似的,輕拍了他的傷口,那種疼痛讓他不禁皺起眉頭。
  「恭彌現在的心一定比你這裡痛上幾倍喔。」
  「我……」
  「你從來就不曾把他放在對等地位上,BOSS,你總是俯視著他……這就是他生氣的理由你還不懂嗎?」
  羅馬利歐收拾好醫藥箱之後,將一副鑰匙遞到還在發愣的他手中。
  「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你要讓他一個人走多久?」
  低頭一看,那是自己愛車的鑰匙。他慢慢握緊拳頭,又緩緩鬆開,然後再次握緊。
  ……多相信他一點嗎?

  「羅馬利歐我快搞不清楚你到底是我的部下還是他的部下了……」
  「當然是你的部下了,在說什麼傻話呢,BOSS。」

  *

  那天的夜晚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
  車燈下的公路顯得有些寂寥。
  終於在路邊發現他的背影的時候,心微微的刺痛了。他把車停在他的身邊,伸手去拉他的手。有些冷。大概是因為夜風太涼了吧。硬是把他的身體轉向自己這邊的時候,才發現他眼眶有些泛紅。愣了一下,他趕緊把他擁入懷中。雖然掙扎了一下,還是安靜下來。
  「我很生氣、很生氣。」
  「嗯,我知道。」
  「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對不起。」
  他撫摸著他柔軟的黑髮,閉上了眼睛。
  「我的命是恭彌的唷。」
  「當然。」
  「那恭彌的命也可以是我的嗎?」
  「我的命是我自己的。」
  聽到他的回答,他微微笑了起來。
  「那請你千萬不要讓其他人奪走喔。」


  雖然這其實是無法保證的事情,他決定努力去相信他們兩個都能做到。

  因為他還想跟他一起走很長、很長的路。



*fin.


2008/9/2

大概是設定在戒指篇之後的三到五年。
剛到義大利沒多久的情況。
時間點上早於之前寫的任務跟刺青。

偷偷修改了一點小地方XDb
大概不會收起來了XDD

我自己的想法是,Dino覺得自己跟恭彌沒有爭吵過,是因為他心中還把恭彌當成小孩子,加上很多各個方面的罪惡感,讓他總是馬上道歉並且好像無止盡的包容著他的任性。
嘛,不過這似乎讓雲雀很不爽就是了XD

像這樣多多少少,想要用五十題傳達我對他們的想法……
所以目前是希望五十題的那兩個人是同一個時空的人。
不過在寫完之前都不能保證XD

*睡醒前後分隔線*

替自己放了兩天假依然覺得這個題目很難寫。
我決定去睡一覺再起來看我寫了什麼囧

這篇不知道為什麼越拖越長,走向越來越奇怪……
我去牆角反省……orz

羅馬利歐你這次台詞真長……

最近的題目都好沒愛啊啊啊--
下一個也好沒愛T_T(滾來滾去)

等我清醒之後搞不好這篇會收起來……
總覺得不知道哪裡很微妙……(思)

越喜歡的人越難寫,嗯。
創作者介紹

さまざまな愛

lonn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